首页 > 中加交往新闻
最近两年,是我平生最愉快、最有意义的日子——白求恩遗书中的中国共产党员
2021/05/22
 

  

  “亲爱的聂司令员:

  

  今天我感觉身体非常不好,也许我要和你们永别了!

  

  ……我还有很多话要对同志们说,可我不能再写下去了。让我把千百倍的谢忱送给你和千百万亲爱的同志们。”

  

  1939年11月11日,白求恩用最后的力气写下交托给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的遗书。次日凌晨,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加拿大共产党员、著名胸外科医生白求恩溘然长逝,终年49岁。

  

  他与中国的缘分仅有不到两年的时间,但他在遗书中写道:“最近两年,是我平生最愉快、最有意义的日子。”

  

  1938年1月,白求恩在国际援华委员会和加拿大共产党、美国共产党的支持下来到中国。3月底,换乘过轮船、飞机、火车、骡车、卡车,躲避过数次敌机轰炸,白求恩终于辗转来到革命圣地延安。中国共产党领袖毛泽东同志在次日便接见了他。这是白求恩第一次见到这位被西方世界称为传奇的人物,他没想到毛泽东的穿着却是如此朴素:一身常见的黑布棉衣,袖口和膝盖已满是补丁;脚下穿着和普通八路军战士无异的破棉鞋。两人当晚谈了很久,从中国到世界,从前方到后方,从军事到卫生,谈得无拘无束,几个小时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从凤凰山的窑洞离开时,皓月当空。白求恩在日记中记下了这次见面:“我在那间没有陈设的房间里和毛泽东面对面坐着,倾听着他那从容不迫的言论的时候,我回想到长征,想到毛泽东和朱德在那伟大的行军中怎样领着红军经过两万五千里的长途跋涉,从南方到了西北丛山里的黄土地带。正是他们当年的战略经验,使得他们今天能够以游击战来困扰日军,使侵略者的优越武器失去效力,从而挽救了中国。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毛泽东能那样感动和他见面的人。这是一个巨人!他是我们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

  

  在这次会谈中,毛泽东同意了白求恩前往军区前线以救助更多伤员的请求。接下来的两个月里,白求恩穿越太行山,渡过黄河,冲过敌人封锁到达了晋察冀军区。

  

  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热情欢迎白求恩的到来,并马上聘请他为军区卫生顾问。在军区的日子里,白求恩认识了许多人、办成了许多事,其中军区卫生部长叶青山、副部长游胜华、军区后方医院院长林金亮等陪伴并见证了那段岁月,而白求恩也在与他们的每一次接触中深受震撼与感动。他在给友人的信中说,他在这里找到了最富有人性的同志们。这些中共党员遭遇过残酷,却懂得什么是仁慈;尝受过痛苦,却依旧善于欢笑;经历过无穷的苦难,却依然保持着他们的耐性、乐观精神和静谧的智慧。

  

  1938年6月,林金亮院长带他看了后方医院设在一所小学教室里的手术室。当时手术器械只有几把剪子、止血钳、手术刀,还有用木工锯改造的截肢工具等。林院长说:“这就是我们的全部家当了。”这样的简陋和艰苦远超白求恩的预期。白求恩一件件地拿起器械仔细端详,然后握住林院长的手激动地说:“你们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工作,太了不起了。中国共产党没有什么精良的武器,只有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锻炼的革命战士。有了这些,我们就有一切。”后来白求恩在他主持建成的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说:“你们教给了我忘我的精神、合作的精神、克服困难的精神,我感谢你们,我感谢你们给了我这些教益。”

  

  白求恩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致辞

  

  很快,白求恩将自己在西班牙战场上熟练掌握的输血技术带进医院。在野战医疗条件下输血,是人们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叶青山部长挽起袖子,成为八路军野战外科史上第一位献血的人。在之后的4个月中,叶青山又献了两次血,白求恩赞叹:“我到过世界许多地方,从没见过这样高尚的人。”后来,卫生部门组成了战地输血队,为抢救伤员生命开辟了新的途径。这种组织形式,被白求恩称为“外科医学历史上的一个伟大创举”。

  

  由于后方医院机动性差,白求恩认为只有把手术室设在靠近前线的地方,才能及时有效地抢救伤员。军区根据白求恩的提议成立了战地手术队,卫生部副部长游胜华带队随同白求恩辗转晋察冀各个分区实施前线救护。4个月里,行程750公里,做手术300余次,建立手术室和包扎所13处,救治了大批伤员。直接为白求恩做助手的游胜华,医术越来越精湛,白求恩称他为“我最满意的外科医生”。

  

  白求恩做手术

  

  一年多的时间里,在边区军民眼里,外国人白求恩已然成为大家深深爱戴的白求恩大夫,他容貌不同、脾气暴躁,但所有温柔和耐心却都给了伤员战士。可谁也不曾想,这一个勇敢的、无私的、灿烂的、高尚的生命竟这么快便到终篇。

  

  1939年7月,由于日寇封锁,边区医疗器械、药品严重短缺,白求恩决定申请回国募集经费、药品和医疗器械,同时向全世界宣传中国的抗战,揭露日本法西斯的暴行。就在白求恩行将动身的1939年10月,日寇再次发动了大规模的“扫荡”,白求恩毅然决定留下,他对聂荣臻说:“我不能在战斗的时候离开部队!等这场战斗结束,我再启程。”

  

  白求恩带医疗队赶往滦源摩天岭的前线,在临近火线的孙家庄小庙里设立手术室抢救伤员。一天下午,在为伤员做手术时,他的左手中指受伤,局部发炎肿胀。11月1日,白求恩在救治一名患颈部丹毒合并蜂窝组织炎的伤员时,他带伤的手指受到致命的病菌感染。致命菌在他体内疯狂地转移扩散,白求恩已经高烧不退,但他却坚持要到前线去继续救治伤员。在钻心疼痛的折磨中,他又连续做了13台手术,并写下了治疗疟疾的讲课提纲。在聂荣臻多次命令下,白求恩终于答应到军区后方医院治疗,但早期的感染已转为败血症,白求恩的左臂变成黑色,病情已无力回天。

  

  1939年11月12日凌晨,白求恩在河北省唐县黄石口村逝世。他的逝世,给边区军民带来无限悲痛。17日,晋察冀边区党、政、军领导机关和驻地群众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白求恩大夫追悼大会

  

  12月1日,延安各界举行追悼大会,毛泽东题了挽词,并于12月21日写了《纪念白求恩》,文中写道:“我和白求恩同志只见过一面。后来他给我来过许多信。可是因为忙,仅回过他一封信,还不知他收到没有。对于他的死,我是很悲痛的。现在大家纪念他,可见他的精神感人之深。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白求恩见毛泽东油画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